风,你可曾带到

2017-05-25 14:31

文新151-1班 张德民

    大风起兮。

    原来,来自这个世界的风,都曾与我擦肩而过。

                                                 ------题记

    烟台的风,冷了。

    没有预兆,无拘无束,甚至如变脸般艺术的风。

    不知何时,烟台起风了,作为一个外来者,这无异于是一场考验般的灾难,没有给我任何示警,瞬间就把我包围,躲不过的,源自海边的风带着咸咸的味道,湿软、透骨,忍不住的是浑身打了个哆嗦。如若她是安徒生笔下的海,她的吻很冷却清净,总如丝丝脉络般的触及一个人最敏锐的神经。

    有些时候,我是想问的,风是从哪里来?它又该往哪里去?然而我又是知道的,没人可以给我一个答案,一个让我相信的答案。因为我对于风有一种信仰,在诞生风的某地,必然被赋予了一个信念,把所有的爱融入深深的漩涡里,带到耳边,轻轻诉说:原来记忆里小时候的风带着呼啸,是它承载这世界的爱。

    漂泊到异乡,脸上吹着陌生的城市的风,心里却有着熟悉的感觉,就像是走在十几年如一日的那条小道上,只是再也没有了那声呼唤和灯火。

    家里的风还好吗?

    越长大越明白,陪伴我漂洋过海、颠沛流离一生的是那一缕风,掺杂在许许多多如它又不如它的世界里,安安稳稳,不会老去。

    偶尔想起了,它是如此的准时,带着我所有的思念和祝福送给我所爱的人,或远或近,或高或平,听起来竟如此像一个古时的快马驿站,每到歇脚处,就带走了那处的尘埃。

    想起觉得好笑,或许,每个地方的风就应该来的不是同样的时候,如若不然,它的存在竟然也是意义不大。

    无形的风里被人寄托了有心而无形的感情,从而被赋予一个生命似的感情萌芽,随着风吹过苍茫的大地,所有的寄托在化为无形中又被重新赋予使命。

    风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你可曾带到我所思念的地方、我所思念的人的身旁,从此生根发芽?

    风,你可曾见到,我内心里最虔诚的福泽,到我爱乌所及的远方,倾诉我最遥远的呓语?

    风,你可曾遇到,有一对老人,让你对我说,愿世间所有的温暖都留给我一个人,所有的阳光都沐浴在我身上?

    风,你可曾看到,有个穿的不多直哈气的高挑儿女孩,催促着你让我早日给她一个拥抱?

    我想,来自全世界的风,都曾与我擦肩而过。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