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马一江湖,从此他乡亦吾乡

2017-06-22 11:00

会1601-5 吕琳

他从日渐衰颓的大宋王朝走来;他从如歌如画的醉人西湖中走来;他从风雨飘摇、朝夕不保的江山走来,他是苏东坡。大宋王朝冠之以文忠二字,历史承认他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之称,他是一个时代的标签,亦是活在千万人心间的丰碑,永世不朽。

他二十一岁出入锦绣繁华的都城,才华即绽,一试成名,于是入了欧阳修的眼,竟断定其文章终会独步天下。从此明动京师,何等意气,何等风华待为母亲守孝三年后归来还朝,他志气满满,殊不知大宋王朝已换了人间变了天。王安石身居高位,大兴变法。恩师欧阳修被迫离京外任,朝野上下旧叶凋零,新枝愈发繁茂。而苏东坡风华正茂,年少志高,即使朝廷局势再变幻莫测,令人捉摸不定,也挡不住他一腔热血,将满腹才情献于这朝堂之中,江山之上。当时的苏东坡早已名声大盛,太出色、太响亮,能把四周的笔墨比十分寒伧,能把同代的文人比的有些狼狈,于是,引来了诸多小人记恨;于是,有了乌台诗案。自此,苏东坡跌宕的一生开始了。

他入了大牢,在惊险中度过了百余日夜,暗无天日,望不见希望,亦望不见未来。但上天是慈悲的,因王安石等人的劝谏与太祖时期立下的不杀士大夫之约,神宗将其从轻发落,贬至黄州。秋雨先生在《苏东坡突围》中曾言:这一切,使苏东坡经历了一次整体意义上的脱胎换骨,也使他的艺术才情获得了一次蒸馏和升华,他真正的成熟了……苏东坡成全了黄州,黄州也成全了苏东坡。钱穆先生评价:苏东坡之伟大,因他一辈子没有在政治上得意过。所以,我们从不敢妄测:倘若当初新法未兴,苏东坡未曾屡次失意,那他是否会如诸多贪图名利之人终生在宦海与荣辱中沉浮,又是否会伟大如今天一般,永生永世镌刻在世人心间,这一切都无从得知。而唯一可以推言的是:是时代,成就了苏东坡。在谪居黄州的一千多个日夜里,他困顿度日、耕田为生,却终日心境开阔,不曾颓败。狂风未挫伤他,却吹静了他的心;暴风雨未击垮他,使他愈发挺拔。从此,归去,向前,不拘于昨;从此,平淡,安宁,也无风雨也无晴。

直至太后执政,苏东坡重获恩宠,重回京都。可是那些才刚刚过去不久余温尚在的挫折与艰难,也依然磨不去、洗不去他一身的棱角与傲骨。当他望见朝堂之外,中原大地百姓困乏,难堪重负,他又重新站出来,抨击当权派。于是,他被新法派所不容,又不谅于保守派,从此进退维谷,只能选择外任。然而不幸随之到来,继妻子王闰之去世后,太后也随之离世,从此,苏东坡的噩运再次来临,因奸人再度陷害,他接连遭贬,从惠州,徐州直至儋州。

当风拂过枝梢,当雨掠过山峦,当斗转星移,当四季变迁,当数世轮回,当千年以后,人间天翻地覆,世界焕发新貌,亘古不变的是他传承世世代代的文学巨献与思想。即使天地混沌,即使宇宙洪荒,它依然熠熠发光,不断闪耀在人类历史的上空,不散不灭,永垂不朽!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