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

2017-08-02 11:02

中1602-1 陈孟菲

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

——康德

“柳梢绿小眉如印,乍暖还寒犹未定。”料峭的初春,总是呈现出苍茫一片的悲凉与落寞,还有影影绰绰令人感到游离不定的空旷。

老天阴着脸,拉下了黑色的幕布,我蜷缩在冰冷潮湿的窗前,远方隐隐约约的几声犬吠,也偶尔响起几声车鸣,只是遥远而飘渺,一方楼屋的居民熄了灯光。怒号的冷风,偶尔卷起散落在地上的枯草,打着转儿,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它们曾饱满而多汁的大好时光。夜,像沉着脸的江河,向着这座城市挤压过来,浩浩荡荡,气势汹汹,澎湃着隐形的黑色浪花,怒目圆睁,寻找着攻击目标。突然,一只白色的孤鸟如离弦的箭般飞过,把黑夜分割成两片,但在它身后,是马上愈合的伤口。夜空是没有中心的,越是往里看,越像进入了一个黑洞那般绝望。

无头绪的思路也许可以驾驭一个消极的人。人在茫茫黑夜里最容易迷失方向。这个社会一直是物质力在膨胀,精神力在萎缩,就连亘古不变的月亮也没能逃脱现代人欲望的魔爪。

随着五十年前“阿波罗”登月舱缓缓开启,一个叫阿姆斯特朗的地球人,在一片人类从未涉足过的裸土上,插下了一面星条旗。从此,星空就变成了“太空”、意境就变成了领地;想象力变成了科技力和生产力,嫦娥奔月变成了太空竞赛和星球大战。人类对星空开始了无尽的消费,由对星空的仰慕变成了占有。康德和牛顿所栖息的那个精神夜晚,彻底终结……

现代人的拜物性和功利性正愈发显赫。

“清樽素月,长愿相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当“婵娟”被打包成千万个纸片的时候,人还剩下多少“长久”“长愿”可待?这是月亮之悲,还是人之悲?

年复一年,时光在弹指间悄然无声地溜走。我们所有的人,就像这苍茫一片的夜空,稍不留神,便会迷失方向,而已被世俗遮捂住的双眼。追求物欲让人能获得短暂的满足,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长时间的孤独与迷惘,亦如置身无边无际的黑洞里,再也找不到出口,甚至被吞噬。

窗户中折射出稚气而不失坚毅的脸。

这个时候,街灯才是最忠诚的,坚贞不渝地歪着头,照亮了一望无际的柏油马路。昏黄色的光亮投射在夜空之中,虚幻缥缈,如在守护着一朵凋零的黑色郁金香。

我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画册,翻开首页,我呆住了,呈现在眼前的是广袤的天宇,灿烂的星空。星空是那样深邃,那样浩淼,那样澄澈。瞬间灵魂被涤荡,心灵受到洗礼,一切空虚,一切麻木,一切污浊,都灰飞烟灭。

我忽然醒悟了什么……于是微笑着,以一个全新的心态,缓缓抬起了多愁善感的双眸。

我看到了什么?

星空。满天的星星在闪烁呢!它们正闪烁在曾经让我头昏眼花的“黑洞”里……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尽可能大声地朗读这古老情怀吧,尽可能多地使用“星空”这一精神名词吧……唯此,才对得起她的胸怀和慷慨。人们啊,及时醒来吧!多仰望星空吧,那儿居住着我们唯一的上苍,也寄存着我们最大的未来和精神故乡,让她来洗净我们污浊的眼和蒙尘的心。

我抬头,仰望星空。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