镌刻在记忆里的味道

2017-10-23 09:17

1704-1杜彤

   夜风吹来,微凉,我仿佛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

大约有十年之久了吧,我再也没闻到过这豆包的味道。姥姥消失了多久,这豆包的味道便也跟着消失了多久。

在我的家乡,每年春节家家户户都会蒸上一笼豆包,预示着来年的生活蒸蒸日上。当然,我家也不例外。每年除夕,我们一家都会围在桌子前,跟着姥姥一块学做豆包。那时我还小,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看着那黏黏的糯米面和上黄黄的玉米面,被揉成一个个的面团。然后将调好的豆馅包在面团里,轻轻捏一捏,豆包便成形了。那时小小的我并不知道豆包要蒸熟才能吃,每当豆包摆在桌案上时,我都会踩着凳子,伸长手臂去拿豆包,想一品它的美味。每当这时,姥姥都会伸出她那只沾满糯米面的手,轻轻拍打我的小手,边拍边笑着说:“小馋猫,豆包要蒸熟才能吃啊。”清晰地记得,每当豆包出笼时,我总是第一个跑到蒸笼前面的。当姥姥掀开笼盖,那香香的糯米味,甜甜的红豆味,瞬间充满了整个屋子。那豆包的香,隔着好几条街都能闻到。很没出息的我,总是抵不住这浓郁的香,伸手就去抓豆包,结果每次都被烫得嗷嗷大哭。即使是哭着,也忘不了吃豆包,边吃边抽泣。这豆包,咬一口,黏黏的,我经常把上下牙粘到一起。嚼一口,甜甜的,软软的,像糖果一样甜,却没有糖果那样甜到腻;像口香糖一样软,却比口香糖更黏人。那豆包的味道,我永生难忘。

记忆里的这一幕依旧鲜活生动,而做豆包的人,却早已消失不见。

姥姥离开我已经十年之久了,十年间,每年家家户户还是都会蒸上一笼豆包,期盼着来年的生活蒸蒸日上。我家也一样,依旧蒸着豆包,只是做豆包的人由姥姥变成了妈妈。豆包的味道也似乎起了些变化,好像没有之前的香甜了,我也没有之前那样喜欢吃豆包了。后来,我才明白,人的胃就像个口袋,开口的方向便是故乡。童年吃进嘴中的酸甜苦辣,是生命中原始的味道,像基因注入体内,伴随终生。我童年吃进嘴中的味道,便是豆包的味道,姥姥的味道。这味道不仅是吃进嘴中的香甜,更是一种爱,姥姥对我的爱。而现在,我失去了姥姥,也便失去了这充满爱的豆包的味道。

记忆是没得比较的,回忆里的味道更是无法重寻的。如果我不曾尝过姥姥做的豆包的美味,那我也就不会惦记它的味道。正是因为已经知道了它有多好,所以才会更舍不得忘掉。在我心里,世界上最好的味道,就是坐在姥姥怀里吃着豆包时的味道。而这味道,终究还是留在了过去,镌刻在了记忆里。

夜深了,露台的窗还半开着,我似乎又闻到了那香香的豆包的味道……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