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味

2017-10-27 11:07

1601-1孔姝心

“我相信人生真正的好东西、好味道,都是不可说的,他们有时候披上了世俗的外衣,躲在不世俗的地方。”

我想你一定读过《瓦尔登湖》,梭罗去到的那个几乎寂静的地方。“正午时分,坐在我砍下来的碧绿松树枝桠上,读读原来装黄油的报纸上的新闻,连面包也散发着松香味。”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竟被这种最柔软的生活空隙感动到。松香味的面包,黄油的报纸新闻。梭罗追求人生最真实的境遇,也在这种最简单的味道中体现淋漓尽致。

南方稻田成熟,最早是在仲夏。细致剥好挑选的稻米,辗转顺着南方的风来到北方。妈妈会经常做松子粥,将澄洗好的稻米放入奶白色的锅内,锅内水珠翻滚。松子也要一粒粒的剥好,碾碎放入快要熬好的白色的粥里,松子的香气会很快蔓延开来,所有的委屈和失意,都在一碗松子粥里消散殆尽。我完全被温情融化了。很多个离家的日子里,我都会记得松子粥和雾气后的妈妈,这大概是要融进一生的味道了。

北京的气味博物馆,藏匿了各种各样的香水气息。前调是白松香的灰色法兰绒,芦丹氏的大写檀香,祖玛龙的橙花。来往的人络绎不绝。其中的一块荧光屏幕,有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中的一句话:“当岁月流逝,所有的东西都消失殆尽时,唯有空中飘荡的气味还恋恋不散,让往事历历在目。”对于这句话,我是感同身受的。高中操场上混合的草木香气,学校走廊消毒水的味道,晚自习结束穿过的街道上合欢的浓郁香气。不甚夸张讲,是高中三年的记忆。人是喜怀旧的,比如我。

味道是不止嗅觉可以感受到的。盛夏一场大雨,每一滴水珠都包裹着浓郁的夏天味道。当去找海边唯一一家的冰激凌店的时候,扎丸子头的姑娘问我某个景点应该如何走的时候,旅游大巴上写着“皖”字的时候,我都可以清楚感受到,这是这个城市夏天味道最浓烈的日子了。

我这样零零碎碎地记着,我想着可以聊胜于无。

冬去春来,四季如常更替。我们在经历、感受各种不同的味道中渐渐感知人事,懂得人情冷暖。好味道是不可说的,但也正是这些好味道,让原本普通的人生变不那么世俗。命运给所有人出的难题都不一样,但我们的心却是一样的。一样要在迷茫中前行,一样要在岁月中让痛苦慢慢流逝,一样要去尝字典里“人生百味”这个成语。

或许这种种,都是好味道的意义所在。时间回到梭罗的松香味的面包,京腔儿里的气味博物馆,妈妈的松子粥,再往前,是那片稻田。我忽然想到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后来,我回去过那片稻田,风还是一样大。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