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二十载

2018-09-25 13:27

管1804-1姜泉屹

今年的我降生于世有二十载,经历了无知、懵懂、天真、麻木。二十载的岁月,二十年的生活。它像一杯茶,从干枯的卷缩的开始,到湿润的慢慢舒展的成长,最后饱和的饱满的结束。

一浮一沉,一张一缩,展现我二十载的浮生之茶。

干枯卷缩的开始

婴幼儿时期的我和大部世间生灵一样懵懂无知。像是一张没有内容的纸,等待着父母、朋友、家人去涂写,用世间那黑暗的笔去涂写。那时的我,生活在河套平原上一个不起眼的村庄,和父母、父母的父母一起。我整日看着家人,看着作物,看着伙伴,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停地倾诉,不停地运动,那时的我以为世界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忙碌且简单,无聊且有趣,没有烦恼,没有忧愁。这是我人生之书的第一笔,是黑暗的世间留给我的第一笔,更是浮生之茶干枯卷缩的开始。

湿润舒展的成长

童年时期的我像是被人嫁接的果苗,从梨树移到苹果树,从忙碌简单移到悠闲复杂。是的,我的父母搬了家,如果农一般把我从乡村嫁接到城市,把我的第一笔嫁接到一个不熟悉的世界,让原本待涂写的我,成了自己的涂写者之一。幸运的是,嫁接比较成功,我适应了我不熟悉的世界,一个本不应属于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我得到了不同的养分,它们使干枯变得湿润,使卷缩变得舒展,像茶叶入水。因此我的人生之书有了继续涂写的内容,有了湿润舒展的成长,有了浸泡浮生之茶的契机。

饱和饱满的结束

少年时期的我,在城市的树桩上经历了小学、初中、高中,结识了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从当初那干枯缩的状态,变饱和饱满。知道了世间的多姿多彩,也了解了世间的炎寒风霜。那当初没有内容的笔被涂写密密麻麻,原来的纯白也在世间这乌黑的大染缸中变得乌黑。浮生之茶沉入了杯底。

有人说我过于早熟,失去了少儿时一尘不染的清白,但真是这样吗?如果说我的开始是清白的,却让乡村中的势力写下了我的开篇;如果说我的成长是纯洁的,可我却经历了来自不同环境的排斥,虽说我适应了它,却不如说是它同化了我;如果说我的结束是洁白的,但已被世间黑暗同化的我又怎能算得上洁白!不是我不想经历儿时的清白,不是我想变得过早成熟,而是世间逼迫我变成这样。

浮生二十载,品尽世间的黑暗,在黑暗中不断成长。像茶叶,从开始,到成长,最后结束。一浮一沉,一张一缩。身为茶叶的我,在进入世间的那一刻,就开始被它的黑暗之水所浸泡侵蚀,最后沉入杯底。这就是我二十年的主题,二十年经历的浮生。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