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

2018-10-16 18:20

中1701-2 于荣泽

隆冬,北风凛冽,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腾驰骋,寒流滚滚,正酝酿着一场大雪。一片枯黄的草丛中,一道细小的身影在缓慢的前行。风越来越大了。那一小朵云块变成了一片白色的浓云,慢慢地升了起来,扩大起来,渐渐遮满了天空。下起雪来了。陡然间,落起大块的雪片。风呜呜地吼了起来,暴风雪来了。一霎时,暗黑的天空同雪海打成了一片,一切都看不见了。 

许久后,雪停了。一道身影从远方缓缓踏雪而来,那是一个极有书生气息的少年,剑眉星眸,白衣落拓,身后背着刚刚砍下的木柴,嘴里不停地在念叨着些什么,好似在重复书卷中看到的内容。走着走着,少年放缓了前行的步伐,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一阵寒风吹过,将地上原本平整的雪吹散了许多。少年打了个哆嗦,而眼睛中却放出了一抹精光。少年走了几步,弯下腰在雪地中摸索了一会,抱起了一团雪,用手搓了搓露出了雪中的东西,原来那是一条小白蛇,大概是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遭遇了暴雪,迷失了归途,冻僵了。少年觉得它很可怜,把它放到了衣裳里,用身体来温暖它,抱着它向远方的茅草屋走去。

小白蛇跟着少年回到了家中,感受着少年身上的体温,渐渐恢复了生机。白蛇苏醒时已是子夜,点点烛火摇曳,青灯下少年一手握竹简,一手捂着小白蛇趴在书桌上,看那样子分明是已经睡熟了。小白蛇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年,清冷的月光透过窗纸,斑驳地斜射在他身上,轻洒上一圈银色的蒙胧光晕,长衫似雪,乌黑的流云发被竹簪束起更是略显英气。白蛇一直盯着少年,仿佛要把他的身影牢牢记在心中。小白蛇慢慢地爬到少年的面前,用小小的脑袋蹭了蹭少年的面颊,很轻很轻,生怕把他吵醒。随后,小白蛇恋恋不舍得转身,向着门外爬去,因为它知道,是时候离开了。

月落西山,狂风吹的窗纸呼呼作响,少年打了个激灵,裹了裹身上的衣衫,抬眼看向桌前,却发现小白蛇早已经不知去向,拔腿跑出门去,映入眼帘的却只是皑皑白雪,如同雪白的绸缎,平滑柔顺,更不用说白蛇的踪迹了。少年望着此情此景,不禁发出一声叹息转身回屋去了。

韶华易逝,时光荏苒,转眼间尘世间又过了千个春秋。青岩繁花下,潭镜落星临,在一处遍野幽兰的花谷中,一白衣女子静坐于此,一缕青丝绕玉指,仙风绰约清似莲,白衣散发淡如烟。笑靥胜幽兰,口如含朱丹。指尖变换着,仿佛在掐算着什么。突然,手指一顿,只听一声“终于找到你了”,女子莞尔一笑,整个花谷都好像失去了颜色,再一转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天地间不曾有这般人儿一般。

烟雨江南,清风拂柳,厚厚的云层遮蔽住天空的色彩,平静的湖面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汽,犹如柔顺的面纱,笼罩着国色天香的容颜。蒙蒙细雨,连绵不断,在湖边断桥上,伫立着一位翩翩少年,剑眉星眸,手撑着油纸伞,面向湖面,仿佛在等着故人。雨一直下,啪嗒啪嗒的打在青石桥上,湿漉漉的空气中带着江南特有的水墨气息。过了一会,少年身后传出些许脚步声,少年慢慢转过身,将佳人揽入怀中,“一千年前不说一句谢谢就不告而别,看我今后怎么收拾你”,少年的声音散播在泛着丝丝涟漪的湖面上。“你怎么知道是我?”白衣女子轻声问道。“就算是千年的轮回,我也不会忘记那一世的相遇。娘子,为夫终于等到你了。”话音未落,女子早已泣不成声。

原来,这白衣女子便是当年雷峰塔下的白素贞,而那翩翩少年正是许仙。当年白素贞为爱散去终身修为,重新修炼,化为一条小白蛇。在大雪中迷失了方向,恰好遇见了那历经轮回中的许仙,却因未修得人形使得夫妻二人迟迟无法相见。原以为天道无情,是上苍将他们分开,却不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弱水三千,灼灼繁花,三千繁华,不论几生几世,我们都会相遇。不管前世怎样凶险,今生如何艰难,我都在这,等你。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