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痕

2018-10-23 13:53

中1801-3 金明琪

这片土地一遍又一遍被翻犁,泥块满是农人春耕秋收的痕迹。它们有的愉悦,有的沮丧,有的津津乐道,有的默不作声。

外婆把躺在草丛里偷懒的我拍醒,睁眼一看竟已是晌午。

“今年水源不够,苗子不知道能不能长成呢”她朝我说,在这个村子里我是她唯一能倾诉烦恼的人。站起身,我拍了拍身上的草絮,学着外婆双手叉腰看向这一际嫩绿。模仿她的动作是我枯燥无味的童年里为数不多的娱乐,只不过我怎么都学不会她皱起的眉心,里边夹着岁月研磨过后的沟壑。

农人的心是与土地连在一起的,哪怕秋天还有一段距离,却要早早的拾掇好农田,劳碌奔波;好以最佳状态迎接这位黄金国度的少女,在秋风吹起的那一刻打开蕊,笑出一片金黄。

岁月总能在自然界找到载体,彰刻她的印记;像水泥筑起的沟渠,见过了一年又一年的新水;见过了一朵朵落花痴情不断;见过了行人满是泥泞的脚;然后染上青苔长满野草,如果你够细心,还能看到几只小田螺在渠沿的水草里晃悠。

这片土地上,见证了太多的相逢,又见证了太多的离别,直到秧苗和秀木填满每一寸角落,她才放下执念开始孕育新的生命。像农人年复一年的操劳,你来不及赞叹更来不及沮丧,过了一个又一个秋天,你还要抓紧准备一个又一个春天。

阿侬,我们回家吧”外婆轻轻唤我,扛着锄头在一片骄阳里眯着眼。得令,我便抢过她身上所有重负荷,与她慢悠悠的走回村子。近几年,她的细胞们似乎察觉到了苍老,于是她走路的速度越来越缓慢,我曾几次要求背着她,好抢在热气腾向空气之前赶回家睡个午觉,却被她的手无情打开。

“我没老呢,还可以走”她说。

这个慈祥又倔强的女强人,驼着背硬是走完了这一段路。她告诉我,有些路是需要亲自走的,像这条她走了七十多年的路,赤着脚走上去还能找回年轻时嫁入村子的心情,找回年少的痕迹。

这条路一点也没变,只不过相比年轻时步数多了些,每一步都踏着顾虑。

如果说青春走的每一步都是未知,那么这个年纪每一步走的都是心中有数。有人说岁月无痕,那是因为痕迹早已渗入生活,你习惯了便无异常了;可是在外人看来,岁月的痕迹从不轻易略过任何人,尤其是她,青春蜷缩在泥泞的春天里,消亡在龟裂的秋天中。

我看到路边茫茫野花,张扬着她们的色彩斑斓,像极了年轻的我们;可是在花丛的脚下,铺垫的也是一批又一批曾经艳丽的花,她们也曾笑了一个春天,最后在秋天合上了嘴。这个世界是循环反复的,是令人感动的,更是令人沉思的。

生命像易碎的镜子,每走过一年就磕碰一点,而每处磕撞都在提醒我们昭华不再,时间不返。但是可悲的是人们总尝试把痕迹抹平,而不是照着痕迹摸索,活出自己的人生;就像逃避春天的人,永远等不到秋天的收成。我看着外婆,这个无惑之年倔强得像个少年的女强人,我突然明白了……

在家人的庇护下我们得以成长,确切来说是岁月把该属于我们的痕迹叠加给了他们,于是我们认为生命就是那么简单,无忧无虑所以懒散悠慢。我们都忘了,人生的路是要自己去走的;直到生活把你的脚心割裂又磨平,茧子踏在碎石之上不再惊讶,熬过了辛勤耕种的春天,你才能等来你生命的秋天。

珍惜青春,热爱生活;仔细观察生命在每一个年轮留下的痕迹,你会发现,人生的格子被下满了棋,走出去则清,走不出去则迷。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