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唱云谣 挹霞醴 ——古弘基拾翠洲边 今吾汝可吟《花间集》

2019-01-29 15:00

中1803-1崔明朔

盘腿席地而坐,贴地的条案和蒲团,拿一本古籍,书香、茶香、花香徐徐萦绕。

去丽江束河古镇旅行,住家毗邻束河完小的民宿花间堂墨香,墨香院给人一种古朴典雅、温婉秀丽的感觉。庭院内移步异景,景景辉映,还有特色书屋,一种私塾风格,随处都有可供坐下来细细品读的地方。宁静、古朴、安详、清丽……而我拿起的那本书,为《花间集》。似带如丝柳,团酥握雪花,转眄见《花间》。这本书的编纂者是官至卫尉少卿的赵崇祚,字弘基,生平事迹不详,武德军节度判官欧阳炯在花间集序中指出弘基以独到的眼光搜罗集结经典新词,结成《花间集》。由各高校中文资深教授联合编写的系列诗集选集也曾对它有所涉猎,其中《李清照诗集》、《纳兰性德诗集》无不让我心中欣喜。“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的易安居士,你委婉的诗句风格让我欣赏;“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容若,你的爱情诗让我花痴。或许我没有多了解,但我并不因为婉约派或花间派而喜欢一位诗人,而是因为读了你的一句诗,让我仿佛读到了那年那月那天那个夜晚, 那份细腻,那幕画面,而《花间集》这一本集众花间派诗人而成的书,让我如获珍宝。

当时一见钟情把它当做了床头书,轻轻翻,慢慢品,开学后仍是枕边书,而翻看的感觉却有了变化。恋爱中的女生,特别是异地恋萌新,看看《花间词》,或许可以在书中诗词间找到些许精神寄托吧。因为它确实是本写婉约缠绵,妩丽香艳的男女恋情的好词本。比如其中有一首韦庄的《菩萨蛮》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上片写离别,下片写相思;上片为忆旧,下片为言今。美人送别,已够楚楚,何况美人泪下?词人借女子口吻,说出女子希望他早日归家,怜惜美好容颜。其实是词人自造之语,是词人无法忍受分离,而生早日归家的心愿。由于深情,词人将如花的女子置身红楼绿窗中,令词人情难自已。词中美丽的色彩,楼的红,羽的金翠,莺的黄,窗的绿,既是词人心中的美好,也是爱情的附丽。

本书中两大巨擘算是温庭钧和韦庄。温庭钧的“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韦庄的“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境界都是极高的。除此而外,其余十几位词人也都颇有可取之处。《花间词》中大多数词都是异曲同工。华丽辞藻,苦凄情调,描绘着异地恋的情侣分居两地的思念、煎熬、痛苦。现代人每天还可以视频通话,而古人却只能凭栏而望长相思。我可以理解,但不能真正对古人相思之苦感同身受。

当然,本词集中描写的除了关于男女恋情的词外,还有很多关于其它方面的,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词集中也有写忧国之思的,这种情感在韦庄等词人的作品中流露出了很多。除了这两方面,还有关于历史的描述,例如旧都金陵,唐玄宗行宫,黄陵庙,以及远近闻名的巫峡。“晚日金陵岸草平,落霞明,水无情。六代繁华,暗逐逝波声。空有姑苏台上月,如西子镜照江城。”

《花间集》中除了收录了18 位词人的大作,其中的插画还包括了从晚唐到近代的许多名画,这些名画也出自大家之手,在欣赏古人的创作诗词之时,也能体会到不同年代的人画作的意义。

最后,有一首诗颇有争议是欧阳炯的那首香艳的浣溪沙,有人认为是淫词艳语,附词请君评判。

“相见休言有泪珠,酒阑重得叙欢娱,凤屏鸳枕宿金铺。蓝麝细香闻喘息,绮罗纤缕见肌肤,此时还恨薄情无。”

此书,可收藏也,宛如唱云谣、挹霞醴。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