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人生

2019-12-09 22:08

1902-1 宋琪

这个小镇有一个奇怪的习俗,每一个孩子从三岁起都要带上面具生活,这张面具会随着年龄增长而自动变大,图案不变,一直到十八岁更换新的图案。而这个图案的面具会跟随这个人的一生,一直到他死亡下葬也会扣在脸上,一起被尘封在厚重的棺木里。这个小镇有一个奇怪的习俗,每一个孩子从三岁起都要带上面具生活,这张面具会随着年龄增长而自动变大,图案不变,一直到十八岁更换新的图案。而这个图案的面具会跟随这个人的一生,一直到他死亡下葬也会扣在脸上,一起被尘封在厚重的棺木里。

每个人的面具都不是一样的,当然,会有个别相似。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相似的面具越来越多,有时候相似到连亲人朋友都无法正确的辨认出来。

大家似乎都没有更换面具的意识,左右面具适用于各种场合,十分万能,大家没有丝毫顾虑。

A小姐今年十七岁,准确的说,还有两个月十八。

她有一个知交闺蜜,姑且算是B小姐,她们从小就认识了,住的又近,常常在一起玩耍,关系很好。B小姐长她两个月,今日便是她的十八岁生日,作为好闺蜜,A小姐自然是要给她庆祝一番的,她的生日宴会也是A小姐帮忙操办的。没办法呀,B小姐的父母太忙了没时间,就只好由A小姐和她的其他朋友帮衬着,为她排忧解难了。

B小姐的生日当天来了很多人,大家都是朋友同学,没有家长大人,高高兴兴的玩了一晚上。到了深夜,两个小姐妹便躺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我明天就要去找贤者换面具了。”B小姐捧着一张俏丽的小脸一脸憧憬。

A小姐一翻身,不禁也生出美好的幻想。毕竟她还有两个月也要换面具了。

是的,面具是可以摘下来的,毕竟一天到晚带着面具生活是一件很疲惫的事情。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摘下来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呀。她们又是最好的朋友,给对方看看又怎么了?

“那会是一张怎样的面具呢?”

两人便憧憬着,幻想着它的样子。

第二天是A小姐陪着她去的贤者家,贤者家住在小镇的正中间。贤者本人是一个和蔼温柔的老婆婆,没人知道贤者存在了多久,似乎从这个小镇出现,这个存在便随之出现了。两者共生。

B小姐跟着贤者婆婆去了里间,A小姐是不能进去的,便托着腮,在客厅等着仪式结束。

她戴面具的时候太小了,已经记不得当时的事了,但她听过别人讲述这个过程。

只要把一张空白的面具往脸上一扣,贤者再往脸上撒一种神奇的药水,面具便会出现花纹。

A小姐一度惊奇于这种神奇的操作。

仪式是很快的,感觉没有半个小时,B小姐便跟着贤者出了里间。A小姐站起来悄悄向贤者身后看去,B小姐已经换了一张崭新的面具,上面的花纹十分美丽,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一点奇怪。只是当时A小姐忙着为她的好闺蜜感到高兴,并没有在意这点违和感。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A小姐生日的第二天,她跟着自己的父母来了贤者家,B小姐没有来,她临时有事情。在前一天晚上认认真真得给她道了歉。A小姐反而有点不太适应这样的闺密了。

她虽然有一点点的小失落,但是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她跟着贤者进了里间,心跳的很快,半是紧张半是兴奋。贤者婆婆摘下来她的面具,又给她带上了一张空白的新面具,面具贴合着她的脸,不可思议的正正合适。她闭上眼,感觉到一点微凉——那是贤者在往她脸上撒神奇的药水。

她沉下心绪,内心一片宁静,她似乎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前十八年,从呱呱落地蹒跚学步,到读书习字认识世界。走马观花一样在她眼前掠过。

冥冥之中有股力量牵引着她睁开眼睛,仪式结束了。

她跟着父母回了家,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的新面具,左看右看,很是满意。

日子一天天过去,A小姐读了大学,和B小姐渐渐淡了联系,她安慰自己只是因为距离边远了,各自很忙所致。心中仍不免酸涩,自十八岁起,她们关系便渐渐淡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见过她的脸。

A小姐为人随和温柔,大家都很喜欢她,有一次她姑姑有事,把小表妹交给她让她帮忙带去找贤者,她的小表妹十八岁,活泼的很,一点都不像她的B小姐,可她分明从她的身上隐隐约约见到了自己小姐妹的影子。

尤其是换完面具后,那花纹像极了她的闺蜜。她忽然想起来从前的一点小事,似乎她闺密的面具,也像着什么人。

她回了家,坐在梳妆台前发了会儿呆,突然想看看自己的脸。

她抚上面具,摸到边缘,想把它掀开。

然后僵住了。

她摘不下来了。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