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

2019-12-11 17:44

1904-1 印婷瑜

世界上的事,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

——题记

夜深,他摘下面具,镜子中的是一张面目全非的脸。他长舒一口气,脸上满是对摘掉面具的贪恋。瘫坐于沙发上,望着窗外花红酒绿,街道上的人们步履匆匆,红绿灯旁是喝得烂醉的邋遢汉子,过往人群脸上除了嫌弃并无在意,没有人伸出手询问一句“你还好吗”,俯瞰人群,他似乎望见众多精美的面具织就成一张网,虚伪、谎言在这张网中蔓延。面对此景,他的眼里已成了麻木,他也不知道一直坚持原则的自己在哪个瞬间变了味。

在众人的眼中,他是一位十全十美的男人。有着一群优秀的朋友,有稳定的恋情,有可观的收入,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别人口中的羡慕。可只有他清楚,他是戴着面具的傀儡。他并没有朋友,准确而言,他没有交心朋友,他对所有人都是绅士体贴,与旁人交谈永远有度,从不偏颇,他的每一句话都经过深思熟虑,在与同辈交流时脸上永远挂着得体的笑容,与长辈能做到始终如一的礼貌。令众人眼红的美丽女友,也只是名存实亡,两人每次约会只去同一个地方喝杯咖啡,去高级餐厅面无表情地吃完索然无味的食物,偶尔去看深度的电影,两人都戴着面具完成一场又一场的形式。同样他可观的收入受益于他的父母,因父母在公司的人脉,加上他出众的工作能力,他的上司安排给他的工作越来越重要,俨然是下一位总经理接班人。

想至此,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时间开始倒退,朦胧之间,他好像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

在他的童年里,只有五花八门的兴趣班陪伴着他。无论他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都能得到别家父母的赞赏,而他父母的脸上满是骄傲。渐渐地,他开始学会观察人脸上的表情,知道说哪句话可以讨得他们的开心。于他而言,只有戴上了面具才能成为一个完美的人。每每夜晚降临,他望着窗外,繁星闪烁,内心升腾起巨大的无助感,但是他没有办法只能将感觉压抑在心底。时间一久,周围人都说他乐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脸上的笑只是讨好别人的工具,他看着镜子想努力辨认镜中人,但是越努力镜子上的雾气却越大,怎么也擦不掉。

思绪回归,周遭依旧是房屋里冷冰冰的家具,同他整个人一般,没有一点生命气息。他开始慢腾腾地起身,挪步到卧室准备睡觉,整个身心放在床上,身体里的疲惫感在这一刻得到抒发。他不喜欢睡觉关灯,当一关灯,黑暗弥漫,他就会想尽快结束自己的生命。空洞的眼神盯着昏黄的灯,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要冲破周遭的一切,想要与不喜欢的女友分手去谈一场真正的恋爱,想要辞职去干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想要......

时钟滴答滴答,良久,他突然起身,来到电视柜旁,拉开熟悉的抽屉,完成了最后一场仪式。又在朦胧之间,他终于看清了自己的脸,哦,原来自己不带面具也可以活得完美。

夜更深,红绿灯旁的邋遢汉子直起身,晃晃悠悠地回了家。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