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碎月落悲歌起

2020-01-01 22:37

玉碎月落悲歌起

——外1901-1 王晓乐

《穆斯林的葬礼》是回族作家霍达创作的一篇长篇小说,整部作品充满了宗教色彩和悲剧色彩。作者通过第三人称视角,以尽可能冷静平和的口吻叙述了一个穆斯林家族相隔60年三代人的命运起伏。本书曾在1991年获得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茅盾文学,是霍达的巅峰之作。

从看到书名的那刻起,这本书就写在了我的书单之上。带有神秘色彩的穆斯林群体和葬礼本身携带的悲剧氛围,让我对这本书一见倾心。该书以居住在北京的回民为创作背景,通过对穆斯林文化和中国传统玉文化的详细描写,紧密联系当时的社会环境,刻画了一个家族的兴衰。

前往麦加朝圣少年因为痴迷精美的玉器选择留在梁家,当一位玉师的学徒,于是就有了我们这个故事。当师傅倒在自己钟爱的事业前,当奇珍斋破产后,他选择前往汇远斋当学徒,并且三年内学成而归重振家业。奇珍斋在他的经营下声名远扬,自己也获得玉王的称号。可好景不长,战争的爆发,让他抛下妻子,携玉前往英国,在英国与妻妹冰玉产生感情并育有一女。回国后冰玉不满姐姐羞辱,愤而离家,只留下女儿新月在姐姐君璧的冷漠态度中长大。

新月顺利考取北大英语系并与老师楚雁潮暗生情愫,却遭到君璧的极力反对,这使新月十分失望。在得知自己的生身母亲后,病发,没能见到爱人最后一面。后来文革爆发,韩子奇遭到迫害,玉器梁彻底败落。多年后,冰玉回家,却发现早已物是人非……

在整个跌宕起伏的过程中韩子奇与妻妹梁冰玉、韩新月与老师楚雁潮两代人的爱情悲剧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如果说韩子奇与梁冰玉的爱情悲剧源自当时混乱的时局,那女儿韩新月与楚雁潮则是上一代爱情悲剧的延续。因为韩子奇对发妻的背叛,使发妻对爱情失去希望,加之穆斯林传统习惯的影响,使她极不看好韩新月与楚雁潮的感情,坚持着回汉不通婚的陈规,这直接造成了新月的爱情悲剧。当新月的葬礼开始举行,当楚雁潮跳下墓穴,整本书的悲剧氛围被推至了顶峰。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因为所谓的教条,所谓的习俗,永远站在了生与死的两边。死者已矣,生者却是意难平。楚雁潮那早生的华发扎痛了多少人的眼睛。

《穆斯林的葬礼》之所以在今天依旧散发着夺目的光芒,有着巨大影响力,我想不光是因为它对穆斯林文化的深刻描写,也不仅是因为写出了穆斯林文化在新时代与汉文化的碰撞,更因为它书中字里行间对自由爱情的向往,无论是冰玉还是新月,她们在追逐爱情的道路上从未停止奔跑。

在写作手法上,《穆斯林的葬礼》采用两个故事情节同时推进的手法,玉的故事和月的故事互为因果互相照应,给人一种穿梭时空的趣味感。但在增加故事碰撞性的同时,也增加了读者的阅读难度,降低了阅读的愉悦性,这也是我第一次没阅读完成的原因。

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不能否认《穆斯林的葬礼》是一部优秀的作品,是一面了解神秘穆斯林文化的镜子。并且,这本书也向我们展现了穆斯林对于真主坚定的信仰,这份信仰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和时代的改变而改变,是穆斯林们立世之基,为人之本,生活之根。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

传真:0535-6915078

招生咨询:0535-6915009